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衢州 > 下设单位 > 正文

衢州开山股份大起底靠裙带关系套取国企利润

发布日期:2016/5/11 17:11:54 浏览:

位于浙西的开山压缩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山压缩机”),8月登陆创业板。然而,在此期间,本报接获大量材料举报开山股份改制存疑以及开山股份董事长曹克坚侵吞国资等问题。在就上述问题多次向开山股份求证未果后,《证券日报》记者飞赴浙江衢州,展开了实地调查。

开山压缩机的前世今生

开山压缩机的招股说明书所显示,公司的历史沿革和资产腾挪错综复杂,若非有内部知情人士的爆料,普通投资者一般难以看出端倪。记者也是在调查了解其背景资料的情况下,仔细查阅其招股说明书,才将真相抽丝剥茧而出。许多举报材料所反映的事情若要弄清楚,就必须先弄清楚开山压缩机的前世今生。

开山压缩机是2009年才由原浙江开山通用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山通用”)整体变更而来。而开山通用成立于2002年7月11日,开山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其母公司。开山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名开山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开山股份有限公司、开山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6月24日。

1994年正是一个关键的时间点,这一年国有企业衢州凿岩机厂整体改组,采用定向募集方式设立了开山股份。同年,开山股份优化组合下来的职工成立了开山工程机械公司,实际即为开山股份的劳动服务公司,这种形式当时在全国很普遍。(有关开山工程机械公司的情况调查请见后续报道)

开山股份成立时的注册资本为4,500万元,股份总数为4,500万股,每股面值为1元,其中发起法人入股2,250万股(国家股1,800万股,发起人法人股450万股),占股本总额的50,定向募集社会法人股2,250万股,占股本总额的50。

时隔4年,1998年开山股份的全部国有股权转予恒坚压力容器。而曹克坚如何将老牌国企一步步装进自己口袋的故事正是要从这个后来莫名消失掉的恒坚压力容器说起。

靠裙带关系套取国企利润

曹克坚最初在衢州另一家国企巨化工作,并非开山的员工,按开山老员工的话说,“他是一个外人”。

1992年11月,一家名为衢县凿岩附机厂(恒坚压力容器前身)的企业在当地工商所申请开业登记注册。根据记者在衢州几番周折得之不易的衢县凿岩附机厂的工商注册资料显示,除了当时的主办单位樟潭镇上埠头村,曹克坚和瞿开培分别作为企业的甲、乙合作方各出资2.4万元参与组建。从注册材料涂改的痕迹可以看出,衢县凿岩附机厂在设立时对于自己的经济性质也并不甚明确。在经济性质一栏,1992年11月12日,申请人当时先是填写了“集体所有制”,后又将“所有制”三字划掉,改为“集体与私营联营”。而在稍早的11月6日的盖有樟潭镇上埠头村民委员会公章的手写申请书上,企业性质定性为“村属集体所有制”。

更需注意的是,衢县凿岩附机厂的合作合同书写明,甲方曹克坚负责企业的组建、管理、经营,乙方瞿开培负责产品的销售,提供生产的技术支持。而瞿开培何许人也?有什么能耐负责技术支持和产品销售这企业最重要的部分?记者经过走访调查,得知瞿开培正是衢州凿岩机厂(开山股份前身)当时主管生产的副总瞿政勇的父亲。衢县凿岩附机厂的主要产品就是储气罐,储气罐正是凿岩机的必要部件。如此一来,瞿开培所起到的作用就一目了然了。有了瞿政勇,产品的技术和销路自然不成问题。

除了瞿开培,瞿政勇的哥哥瞿政明也作为股东出现在1994年《衢县凿岩附机厂董事会关于转让股份、进一步明确股权的决议》中。那么,瞿政勇的父兄为何入股凿岩附机厂?或者说,他为什么要帮曹克坚呢?另一层裙带关系在记者的调查下浮出水面:原来,瞿政勇的妻子叶虹运正是曹克坚的表姐。

被拉下水的还有当时衢州凿岩机厂的董事长路成。路成的妻子白璐和路成的表弟史金标在1994年也列入了衢县凿岩附机厂的出资人名单。储气罐的生产需要获得相应的制造资格方可生产,当时的衢县凿岩附机厂根本无法申请制造资格,是路成以开山的名义替附机厂申请,如此,衢县凿岩附机厂才获得了压力容器制造许可证。

还是1994年这个时间点,衢县凿岩附机厂的法人由上埠头村的俞云变更为曹克坚。

衢县凿岩附机厂与衢州凿岩机厂的关系从其名称上也可见一斑。凿岩附机厂成立之初还有一个从属名称:衢州凿岩机厂容器分厂。在衢州凿岩机厂改组为浙江开山股份有限公司之后,衢县凿岩附机厂也于1996年将从属名称改为:浙江开山股份有限公司压力容器厂。

挂着开山股份名义的压力容器厂,实际上却是一家私企。而这家由开山提供技术支持的私企每年从开山套取的国有利润更是相当可观。据一位当时在开山负责经营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从1993年到1997年,压力容器厂每年以1480元的价格向开山供应一万多只储气罐,而实际成本根本不到售价的一半,且一只储气罐当时的市场价也只是1000元左右。正是这些从国企套取的巨大利润养肥了压力容器厂,也给曹克坚创造了他的第一桶金。

曹克坚盯上开山

1998年,衢县凿岩附机厂改制设立了恒坚压力容器制造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成立时曹克坚持有恒坚压力容器出资185万元,占注册资本37,为其大股东。据知情人士爆料,在随后的几年里,羽翼已丰的曹克坚先后踢走了路成一族(即白璐、史金标)和瞿政勇一家(即瞿开培和瞿政明),到2004年,曹克坚已持有恒坚压力容器100股权。该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曹克坚当年是以企业破产为要挟逼走了路成和瞿政勇他们。

可以说,打从一开始,曹克山就盯上了开山股份。衢县凿岩附机厂(恒坚压力容器前身)于开山股份设立时就认购了33万股股份。

而1998年也是一个重要的年份。这一年,恒坚受让了衢州计划与经济委员会(以下简称“计经委”)在开山股份占有的40国有股共1,800万股,并以1998年7月31日的国有股权益2,128.8万元为转让基准价。经市国资委批准,一次性优惠10、直接冲减基准价212.88万元后,实际成交价1,915.92万元。

这2,128.8万的股权作价到底有何依据现在已无凭可查。开山压缩机的招股说明书对此也一字不提。记者在衢州先后走访了衢州经信委(计经委沿革而来)和衢州国资委。经信委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她2006年才正式到岗,对于之前的很多事情不是很清楚,并认为这件事情国资委应该更清楚。国资委的相关负责人则称,文档资料方面,国资委只有当时的评估资料,并答应记者尽量找到这份资料。截至记者发稿时,这份唯一的评估资料仍未找到。

而当时代表政府与恒坚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衢州计经委表示,记者要查看的几份文件档案也均没有找到。

1994年,衢州凿岩机厂整体改组为开山股份,开山股份成立时的注册资本为4,500万元,股份总数为4,500万股,每股面值为1元。1800万的国有股如何在4年之后仍只作价2,128.8万,已然成为了一段无头公案。

从1998年6月至2004年6月,恒坚压力容器共完成对开山股份发起人股和定向募集法人股21次收购,累计收购2,200万股,至此,恒坚压力容器合计持有开山股份2,233万股股份。2004年的恒坚早已是曹克坚100控股,恒坚所持有的这2,233万股自然而然全额转予曹克坚。2004年8月17日,完成了“历史使命”的恒坚压力容器因未在规定期限内参加企业年检被衢州市工商局吊销营业执照,自生自灭了。

2005年6月24日,曹克坚又收购了开山股份100万股股份,合计持有开山股份2,333万股,占其总股本的51.84。至此,曹克坚这个外人已成为开山股份这家老国企的控股大股东。但他收购的脚步并没有停下。

而在其一步步将开山股份纳入自己囊中的过程里,一系列不公平的交易也在不断上演,本报将在后续报道中进行详细报道。(马燕)

《衢州开山股份大起底靠裙带关系套取国企利润》相关参考资料:
裙带关系、职场西游记裙带关系、衢州 派出所、浙江衢州东方集团、衢州市国有资产经营、衢州 交警、衢州 公安、衢州江山、衢州 城管

最新下设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